健康好生活

心理

 
  理想與現實/陶曉清  
 
  這個題目似乎是從年輕時一直面對到現在。在不同的生命階段,由於自己的生活環境和資源不同,就算是同一個問題,做出來的選擇也是各自不同的。因此,年過七十又要被它挑戰,就認為十分有趣。  
 
  我們小時候就有自己的偏好,但為求生存,或是說為了能讓身邊的大人接受,我們經常要壓抑自己的想法或是情緒。特別是從小乖巧的孩子。當然在那個階段的意識狀態中,並不會那麼清楚的認知到那是否定自己。  
 
  孩子是在大人的教導下學會社會化的,在成長階段有絶對的必要。但也因為每個家庭的狀況不同,價值觀也有差異,所以我們每個人才會各自獨特的長成現在的樣子。  
 
  我回想自己的生命歷程,常常是充滿了感恩的。或許是我的個性本然,也或許是父母的教導,我在物質生活上比較不在意。也因為從來沒有餓著過,這才能夠把理想掛在嘴邊,放在心上吧!  
 
  在我的同學中,就有人遵從長輩的安排聚妻生子,継承家業。也有人為了要賺更多的錢而放棄自己的興趣。  
 
  我就是在剛剛進入社會沒多久,就面臨做廣播或是做電視的選擇。廣播收入少但穩定,我對品質的要求我可以自己搞定。電視可以更快名利雙收,但不穏定,節目往往以季為單位,其品質由團隊共同承擔,非我一人可以做主。於是我第一次在完全不考慮收入,明白自己在意品質,又愛掌控的狀況下,做了半年的電視就告一段落了,但廣播,就幾乎做了一辈子。  
 
  中年時再度面臨的抉擇是要不要在48歲那年退休。我身邊的朋都不以為然,大部分人都認為太早。但我確信自己做了適合我的決定。我不是不愛做廣播節目,而是痛恨上下班打卡。  
 
  我知道自己就算退休後,也不會閒在家中無所事事,所以也跟據自己的興趣安排好一些活動和工作。果然退休之後的生活更忙,但也更符合我的要求。不過,當時若不是家人的支持,我在那個時候大概也不會安心的退休。  
 
  最近,又一次面對理想與現實間的挑戰。最初在面對一方表達基於現實要中止合作時,那種失落感竟然超過我的預期。不過我沒有掉入自憐自哀太久。把思緖理清之後,採取的行動是向之前的支持方尋求緩衝的時間,然後努力尋求其他合作夥伴的可能性。  
 
  我對自己最滿意的地方是,我清楚知道沒有什麼事是非我不可的,也沒有什麼事是應該的。  
 
  所以,在努力尋找各種可能的資源後,可以継續做,就開心的做下去,萬一不幸必須要中止,也可以歡喜的帶著感恩之心,感謝一路付出合作的人,安心的宣布結束。  
 
  能夠這樣安然自在,不是挺好?  
 
  關於作者:  
  陶曉清,資深廣播主持人,引領1970年代台灣民歌運動,被譽為「台灣民歌之母」。2008年七月自廣播工作退休後,投入成長課程,並於2010年取得加拿大 Haven 學院的心理諮商證書。
目前是牽手之聲(CanCheers)網路電台台長,以及中華音樂人交流協會常務理事。
 
 
  前期文章:  
 

檔案下載2017.06_我們的感受_陶曉清
檔案下載2017.07_薩提爾與葛茉莉_陶曉清
檔案下載2017.08_薩提爾的四種應對姿態_陶曉清
檔案下載2017.09_接納_陶曉清
檔案下載2017.10_掌控_陶曉清
檔案下載2017.12_得獎與過節_陶曉清
檔案下載2018.01_感恩與原諒_陶曉清
檔案下載2018.02_對自己好一點_陶曉清
檔案下載2018.03_改變是可能的嗎_陶曉清
檔案下載2018.04_從小地方開始練習有意識的覺察_陶曉清
檔案下載2018.05_成長的代價_陶曉清
檔案下載2018.06_助人者的功課_陶曉清
檔案下載2018.07_為什麼生氣_陶曉清
檔案下載2018.08_珍惜小小的幸福_陶曉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