健康好生活

心理

 
  關於爬蟲腦/陶曉清  
 
  好多年以前,我聽到老師談到那時關於腦部的研究。高深的理論我已經不太記得了,不過,他曾經提到跟爬蟲腦有關的部分,我一直到現在都還記得清清楚楚。  
 
  在媽媽的肚子裡,小嬰兒的生長是有先後順序的。在腦的部分爬蟲腦是最先形成的,它的位置就在我們頭骨跟脊椎連接的地方,如果要畫它的形狀的話,有一點點像一個直立的小蝌蚪的樣子。爬蟲腦也是所有的動物都有的掌管本能的頭腦。之後我們在媽媽的肚子裡才慢慢長成了記憶、思考、感受等能力的各種其他部分的腦。  
 
  回顧我們的生命成長過程,小時候開始的學習,就是一點一滴地從大人那裡,從同儕那裡,從書籍中,從各種的媒體上,吸收各種的知識、經驗。透過我們的思考能力與判斷能力,讓我們在面對各種挑戰時,過了一個又一個的難關而存活到現在。  
 
  我們人類的集體潛意識,是從遠古以來一直累積到現在的。當年茹毛飲血時期,生命是如此脆弱,隨時要面對各種無常,跟所有的動物一樣,遇到危機時立刻要決定是跟對方對打-這是評估自己打得過時,或是拔腿就逃-這是評估自己打不過時。最壞的狀況就是死定了,逃不了也打不過,動物的本能會讓身體像是凍住了一樣,其實是麻木了,這樣在比自己強的掠食者殺死自己時,可以少一些痛苦。  
 
  於是,每當我們遇到被自己評估為危險的狀況發生時,我們的反射動作--打或逃或定住-會毫不思索的啟動。  
 
  如果真的碰到生死交關的狀況,這真的是可以幫助我們保住性命或減少痛苦。但是我們常常忘記了,此一時彼一時。或許在孩提時代,那些狀況對我們來說確實相當嚴重,可是對已經長大了的我們來說,我們是可以有更多不同的選擇的。很可惜有些人總是忘掉了自己已經不再是當年那個無助的小孩,直覺的立刻啟動了自己的爬蟲腦,而未能運用自己用來思考與感受的其他部分的腦。  
 
  每次看到一些人起爭執或是衝突時,我現在經常會看到他們像是兩條脖子部位已經呈現扁平的眼鏡蛇,互相向對方張牙舞爪的恐嚇。這就是我們的爬蟲腦正在努力的發揮作用,意圖是保護自己不受傷害。  
 
  但是等到冷靜下來以後,不知道會有多少人對自己那樣的行為感到可笑或是不值得?因為事情其實真的沒有那麼嚴重,只是在發生的當下,當事人根據過去曾經發生過的恐怖的經驗,做出了立即反應,把這個事情看作生死交關一般,才會啟動了強烈的保護機制。  
 
  以後,或許在除了真的發生意外事件時立刻啟動爬蟲腦,我們可以試著給自己一些冷靜下來的時間,評估一下狀況,再決定要去如何面對。  
 
  記得,用腦的時候,盡量用全部的腦。  
 
  關於作者:  
  陶曉清,資深廣播主持人,引領1970年代台灣民歌運動,被譽為「台灣民歌之母」。2008年七月自廣播工作退休後,投入成長課程,並於2010年取得加拿大 Haven 學院的心理諮商證書。
目前是牽手之聲(CanCheers)網路電台台長,以及中華音樂人交流協會常務理事。
 
 
  前期文章:  
 

檔案下載2017.06_我們的感受_陶曉清
檔案下載2017.07_薩提爾與葛茉莉_陶曉清
檔案下載2017.08_薩提爾的四種應對姿態_陶曉清
檔案下載2017.09_接納_陶曉清
檔案下載2017.10_掌控_陶曉清
檔案下載2017.12_得獎與過節_陶曉清
檔案下載2018.01_感恩與原諒_陶曉清
檔案下載2018.02_對自己好一點_陶曉清
檔案下載2018.03_改變是可能的嗎_陶曉清
檔案下載2018.04_從小地方開始練習有意識的覺察_陶曉清
檔案下載2018.05_成長的代價_陶曉清
檔案下載2018.06_助人者的功課_陶曉清
檔案下載2018.07_為什麼生氣_陶曉清
檔案下載2018.08_珍惜小小的幸福_陶曉清
檔案下載2018.09_理想與現實_陶曉清
檔案下載2018.10_淺談陰影_陶曉清
檔案下載2018.11_變老了的一個好處_陶曉清